<mark id="qfzdb"><table id="qfzdb"></table></mark>
<source id="qfzdb"></source>

    1. <source id="qfzdb"></source>
    2. <b id="qfzdb"><tr id="qfzdb"><var id="qfzdb"></var></tr></b>

      03

      播下一粒诗意的种子 马天逸 济宁日报·东方圣城网 2021年04月17日

      行走在二十四节气中,又一次同谷雨邂逅。此时,柳絮飞舞,布谷催春,庄稼葳蕤,牡丹吐蕊,樱桃也熟了……处处皆是清新明朗,一抹翠色。文人雅士触景感怀,诗兴勃发,纷纷不惜笔墨,为这个节令留下名篇。

      谷雨前后,种瓜点豆。自古以来,谷雨就是一幅勤劳稼穑的农耕图。“布谷声中雨满犁,催耕不独野人知。荷锄莫道春耘早,正是披蓑叱犊时”。宋代蔡襄的《稼村诗帖》,让我们听到了清脆明亮的声声布谷奏响的春耕序曲,看到了身披蓑衣,头戴斗笠,扛着犁铧,牵着牛的农人,在纷飞细雨中,走进田里,把犁挥鞭的劳作身影。清代姚鼐《山行》中,也描写谷雨春耕的繁忙:“布谷飞飞劝早耕,春锄扑扑趁初晴。千层石树通行路,一路水田放水声”。

      谷雨时节,农人是辛苦的;而在诗人眼中,节气虽然进入春天最后的驿站,游赏春天却兴致正浓。

      唐代孟浩然《与崔二十一游镜湖,寄包、贺二公》:“试览镜湖物,中流到底清。不知鲈鱼味,但识鸥鸟情。帆得樵风送,春逢谷雨晴。将探夏禹穴,稍背越王城”。谷雨这天,恰逢晴好,正好春游。诗人与朋游览镜湖,观夏禹穴和越王城等遗迹。

      唐代的王炎感慨颇深,他在《谷雨后一日子大再有诗次其韵》写道:“花气浓于百和香,郊行缓臂聊翱翔。壶中春色自不老,小白浅红蒙短墙”。郊外散步,缓缓而行,花香浓郁,沁人心脾,矮墙上小花红的白的,簇成一片,别提多好看了。

      “春山谷雨前,并手摘芳烟。绿嫩难盈笼,清和易晚天。且招邻院客,试煮落花泉。地远劳相寄,无来又隔年”。唐代齐己的《谢中上人寄茶》,讲述自己漫步在谷雨的茶丛,碧嫩的野茶很少,眼看暮色已至,却没采摘多少新茶。尽管佳茗难得,还是迫不及待地招来邻院的客人,一起品尝新茶。从中不难看出,谷雨时节品茶,成了众多诗人诗意心灵的寄托。

      清代郑板桥《七言诗》:“不风不雨正晴和,翠竹亭亭好节柯。最爱晚凉佳客至,一壶新茗泡松萝。几枝新叶萧萧竹,数笔横皴淡淡山。正好清明连谷雨,一杯香茗坐其间”。写了舒朗的谷雨日,翠竹刚刚吐出新叶。傍晚微凉,挚友来访,与之论诗作画品茶赏竹,感受生活的美好。

      “雨前椿芽嫩如丝,雨后椿芽如木质”。如果说,千百年来谷雨时节氤氲的茶香,有着一种妙不可言,而备受人们的青睐,那么醇香爽口的香椿,则让人们齿颊留香,回味无穷。元代的元好问曾对此赞不绝口,以《溪童》为证:“溪童相对采椿芽,指似阳坡说种瓜。想是近山营马少,青林深处有人家”。诗人客居洛阳期间,村前屋后种了不少香椿树。阳春三月,香椿叶厚芽嫩,香气四溢,人们采而做成各种美食。诗人喜而食之,并写下了这首佳作。

      “山珍梗肥身无花,叶娇枝嫩多杈芽。长春不老汉王愿,食之竟月香齿颊”。晚清康有为的《咏香椿》,道出了谷雨时节香椿最佳,被芳香所折服,还不忘写诗盛赞。

      谷雨是节气,是时令,迸发着生机,充满着希望。徜徉诗意的文字里,不觉已在心田种下对民族文化的无限热爱与传承。

      中文字幕手机在线看片不卡,亚洲女同,亚洲欧美日韩综合在线一区,g0go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