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ark id="qfzdb"><table id="qfzdb"></table></mark>
<source id="qfzdb"></source>

    1. <source id="qfzdb"></source>
    2. <b id="qfzdb"><tr id="qfzdb"><var id="qfzdb"></var></tr></b>

      03

      难学不难改 何亚兵 济宁日报·东方圣城网 2021年04月17日

      上大学时,教《美学》的陈文忠教授,上课很能“抓”人。他喜欢与学生互动,常常征引比较,深入浅出,让人听得过瘾提神。陈老师曾说过一些他的治学经验,大意是一个人研究学问不能只专注本专业,还需要在其它专业上也作一点研究,并且尽可能深一点,以收触类旁通之效。

      有一次上课,讲到“咬”这个字,他突然问在座的同学,有没有家是某某地方的?周围的同学唰地看向我。也难怪同学们印象深刻,我们那里方言平翘不分,边鼻不辨,再加上音调古怪,语速奇快,类似“看书”说成“扛须”“拖鞋”说成“踏孩”的笑话比比皆是。同学们大多听不懂,我平时也羞于开口,只能私下里默默练习普通话。

      因为是在课堂,众目睽睽下无法退避,只好先站了起来。陈老师问道:“你试着用你们当地方言,读一读‘咬人’和‘棉袄’这两个词的发音!”这是我大学伊始第一次当堂回答提问,加上正处于方言和普通话的痛苦转换期,只能用半方不普的腔调,将这两个词紧张地读了一遍,惹得同学们一阵大笑。

      陈老师很有耐心,见我有点放不开,再次温和地引导说:“你这个是普通话的读法了,你再想一想,你们小时候怎么读的!”迎着他亲切的目光和声音,我慢慢放松了下来,突然记起来小时候的发音,再次读了一遍。

      在我们的方言里,“咬”和“袄”读音一样,这个音是老一辈人常说的,现在早不这么说了,我也只是摸索着童年记忆才有那么点印象,同学们听着自然感到很神奇。陈老师这才满意地笑着说:“现在可以证实你是如假包换的真品了!”说着示意我坐下。

      就此一事,足见陈老师对一些偏僻如方言之类的专业研究之深了。当然,于我而言,这次略显尴尬的课堂回答,倒是捅破了新环境的障壁,不再羞于口语交流,很快就在大学校园里如鱼得水起来。

      陈老师在课堂上,时常口吐金句,网上至今都流传着数百条陈氏语录,比如“不要让学科蒙蔽了你的眼睛”“学时髦就是学糟粕,上大学学传统,学时髦上大街”“舞台小天地,天地大舞台”等等,现在看来,都是些很有哲学内涵的话语,哈哈一笑之余很是引人深思。有时想一想,这样的互动或许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思想传承。■本版摄影 心飞扬

      中文字幕手机在线看片不卡,亚洲女同,亚洲欧美日韩综合在线一区,g0go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网站地图